香港赛马会摩星岭青年旅舍预订|澳门赛马会香港会所

您所在的位置:首頁 >> 漢中:資金不“趴窩” 脫貧效果好
——漢中市創新互助資金管理使用調查 >> 正文

漢中:資金不“趴窩” 脫貧效果好

——漢中市創新互助資金管理使用調查

來源:陜西日報     日期:2019/2/20 8:49:02

    互助資金如何管,如何用,才能讓資金不“趴窩”,將互助脫貧的作用發揮得更充分?這個問題是各級扶貧部門一直思考的問題。 
  漢中市對此有了新探索。截至2018年年底,全市11個縣區累計建立互助資金協會1216個,發展會員12.3萬戶;協會資金總量達6.1億元;累計借款6.4億元扶持農戶7.5萬戶,其中借款3.5億元扶持貧困戶4.3萬戶。互助資金在助推群眾脫貧、助力產業發展上起到了積極作用。 
  “通過互助資金管理使用的創新實踐,我們發現管好、用好互助資金,既能有效緩解群眾產業發展的資金難題,也是對基層干部財務管理能力的提升和鍛煉。”2月11日,漢中市扶貧辦主任康虎生說。


  怎么管——
  專業的人干專業的事 

  2018年的冬季,勉縣勉陽街道西壩社區的黨支部書記秦自明可一點都沒閑著。村里合作社辦的園區從300畝擴大到500畝,帶動了27戶貧困戶參與共同發展,秦自明覺得自己的擔子更重了。 
  園區能發展,秦自明認為互助資金協會發揮了不小的作用:一方面25戶貧困戶憑著從協會借來的70多萬元投入園區發展,使園區有了更多的資金支持;另一方面,自打縣上實施互助資金規范化運行以來,他可以騰出更多精力專心發展園區。“管錢是個棘手的事。如今財務公開透明,實行‘村財鎮管’,協會借款鎮(街道)審核備案,在管理使用上我們也更理直氣壯了。”秦自明說。 
  秦自明的話反映了此前互助資金使用存在的尷尬狀況。 
  互助資金是緩解農村金融發展滯后、解決貧困農戶發展產業缺資金的有效途徑之一。其以財政扶貧資金為引導,同時組織引導村民將閑散資金入會,組成一筆生產發展資金,由互助資金協會統一管理使用,服務入會會員、滿足生產發展資金需求。 
  “但在實際操作中,互助資金建管脫節,重建立輕管理現象突出,個別地方甚至出現了建而不用、建而不管的‘空殼協會’,加之監管機構不健全、監管缺位、財務管理不規范,也導致各地違規借款、挪用互助資金現象時有發生。”漢中市扶貧辦金融組工作人員王厚存直言。 
  為破解這一難題,2018年,漢中市選取佛坪和勉縣,在全省率先探索互助資金管理使用的新模式。同時,漢中市先后成立了縣鎮機構,破解縣鎮監管缺位難題,組建了互助資金縣區總會(聯合會)、鎮(街道辦)分會,推行縣區抓總和檢查指導考評,鎮(街道辦)對資金安全負主體監管責任,解決了“誰來管”的問題。同時,全市實行財務代理,形成了以勉縣“村財鎮管”模式和佛坪“第三方代管”模式為主的兩種財務公開透明管理方法,破解協會財務管理不規范的難題。 

  怎么借——
  完善機制加大資金投放力度
 
  資金管理規范了,如何提高資金的使用效率?“讓百姓愿意借、好借、借有所用”成為漢中市破解這一難題的核心。 
  勉縣同溝寺鎮照壁村的張坤娥是建檔立卡貧困戶。2013年5月,她的婆婆不幸去世。同年11月,她的丈夫突患疾病,為了給丈夫治病,家中欠債20多萬元。年邁的公公、生病的丈夫和兩個嗷嗷待哺的孩子,一家人最困難的時候連鹽都吃不起。如今,張坤娥一年光養雞純收入就有六七萬元,欠下的外債也還了不少。 
  “這多虧了互助資金。當初村干部勸我養雞脫貧,但那時我欠了一屁股債,哪還能借到錢發展產業?幸虧有互助資金3萬元作為啟動資金,我才有了今天的光景。”張坤娥說。 
  張坤娥明白,以前,這筆錢她可借不到。以往互助資金借款限額為5000元,借款期限1年,借款人還要聯系5名至10名聯保人,手續多、資金少,還要欠人情,聯保人也未必愿意。如今不一樣。按照漢中市互助資金管理使用的最新政策:每次借款最高可借3萬元,只需兩名聯保人,且借款人不影響聯保人再次借款。如此一來,借款的人想借了、敢借了,聯保的人也愿意擔保。 
  同時,漢中市還完善了互助資金協會考核指標和獎懲機制,鼓勵干部加大資金的使用投放力度,防止資金“趴窩”。每年,全市會對管理規范、運行良好、效益明顯、群眾認可的村級互助資金協會,給予管理人員一定獎勵,以此調動協會管理人員的工作積極性;對資金6個月未啟動、借款比例低于50%或貧困戶參與率低于30%的協會,則要求整改退出。此舉有效破解了互助資金重建立輕管理的難題,讓沉睡的資金活了起來。 

  怎么用——
  發展產業助力脫貧 

  漢中市在互助資金管理使用上,除支持有發展意愿的貧困戶自主發展產業外,還鼓勵貧困戶將互助資金入社入園,使其在獲得務工薪金的同時增加資產性收益。 
  佛坪縣陳家壩鎮張家灣村貧困戶何志軍,身患殘疾,去年,他從村上的互助資金協會借來3萬元后,加入村上的永安種植養殖專業合作社,由合作社代養3000只果子貍。“我這個身體條件干別的也不現實,資金入社起碼每年能有3900元的分紅。”何志軍說。 
  何志軍憑借互助資金多了一重保障,而合作社因有24戶像他一樣的貧困戶貸資入社,也解決了產業發展的部分資金問題。 
  互助資金是百姓身邊的銀行。除了貧困戶受益,更多的非貧困戶會員,也享受到了互助資金帶來的好處。 
  佛坪縣陳家壩鎮郭家壩村的90后村委會主任陳云就受益于互助資金,辦起了農家樂。“銀行不好貸,我們發展產業最好的金融支持便是互助資金。去年我借了3萬元,用于發展農家樂,一年下來農家樂帶來的收入就達4萬元。”陳云說,佛坪縣對非貧困戶的協會會員,年底由縣財政安排資金,按照年息3%的標準給予補貼,提高了他們的借款積極性。2018年,佛坪縣為像她這樣的非貧困戶會員借互助資金款項補貼就達15.35萬元。 
  不僅佛坪如此,在漢中,為了提高資金的周轉率,互助資金推行“一會兩制”:即對建檔立卡貧困戶實行特惠政策,入會免繳基準金,借款執行基準利率,財政全額貼息等;對非貧困戶,按規定繳納入會基準金并給予適當的增值金返還或產業發展獎補,借款利率低于當地信用社同期信用貸款利率水平,調動了群眾參與協會、借助互助資金發展產業的積極性。 
  如今,通過合理使用互助資金,漢中市在脫貧攻堅中實現了群眾增收、村集體經濟增資雙贏。目前,漢中市已扶持協會會員投入3.8億元發展種植業,投入1.8億元發展養殖業,分別占借款總額的59%和28%,參與項目的農戶戶均增收3000元。其中,勉縣通過互助資金,扶持270戶貧困戶融入村集體產業發展,戶均增收2700元,壯大村集體積累64.9萬元,消除集體經濟“空殼村”20個。

相關報道